<video id="797bn"><video id="797bn"><progress id="797bn"></progress></video></video><em id="797bn"><sub id="797bn"><th id="797bn"></th></sub></em><noframes id="797bn"><address id="797bn"><noframes id="797bn">

                <dl id="797bn"><th id="797bn"><form id="797bn"></form></th></dl>

                <progress id="797bn"><meter id="797bn"></meter></progress>

                <pre id="797bn"><sub id="797bn"><th id="797bn"></th></sub></pre>

                  <sub id="797bn"></sub>

                  <track id="797bn"></track>
                  <nobr id="797bn"><meter id="797bn"><form id="797bn"></form></meter></nobr>
                  <track id="797bn"></track>
                  歡迎來到河北榮威生物藥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全國服務熱線:400-6639 -168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產品推廣 > 媒體宣傳 >
                  媒體宣傳

                  國內唯一一張百草枯膠劑登記證即將到期,百草枯時代正式面臨終結!

                  2018年9月25日,國內唯一一張登記在百草枯可溶膠劑上的登記證即將到期,這意味著百草枯的時代可能正式面臨終結。三大滅生性除草劑暫分天下,表現如何?

                  國內壽命只剩最后兩年?百草枯登記證即將到期!

                  2013年,南京紅太陽股份有限公司取得了20%百草枯可溶膠劑的正式登記,有效期為5年。南京紅太陽股份有限公司可溶膠劑國內登記證將于2018年9月25日到期(登記證號:PD20131912,有效期:2013年9月25日~2018年9月25日)。也就是如果該產品不能延續登記,那么2018年9月25日就需停止生產,但是以前生產的百草枯膠劑在有效期內(2年)可以經營、使用,也就是可以經營、使用到2020年9月25日。

                  2015年7月10日,第八屆全國農藥登記評審委員會十七次全體會召開,會議討論了加強百草枯替代劑型登記管理問題,評審委員會一致同意:根據百草枯急性經口、經皮和吸入毒性試驗結果,將百草枯毒性級別修訂為劇毒。鑒于百草枯的安全問題尚未有效解決,絕大多數委員建議不再受理、批準百草枯的登記申請(包括續展登記申請),適時撤銷現有百草枯產品的農藥登記。

                  2016年5月,農業農村部發布了“關于征求2,4-滴丁酯等農藥禁限用措施意見的函”,征求意見函第3條明確指出,將百草枯毒性變更為“劇毒”,不再受理、批準百草枯田間試驗、登記申請,除母藥生產企業的百草枯產品出口境外使用登記外,不再受理、批準續展登記申請。在2020年9月25日以前,其他企業沒機會再推出百草枯新劑型產品,也就是說,紅太陽生產的百草枯可溶膠劑將成為市場上唯一的百草枯產品。

                  但是,百草枯屬于農業農村部發布的《限制使用農藥名錄(2017版)》中的限制使用農藥22種需要定點經營的農藥,經營者需要到省農業主管部門辦理《限制使用農藥經營許可證》才能經營,需要定點經營,實名制購買,應當為農藥使用者提供用藥指導,并逐步提供統一用藥服務。在山東一些地方,限制使用農藥由定點經營者實行統一進貨、統一儲備、統一使用、統一廢棄物回收的“四統一”服務,統防統治,杜絕了千家萬戶農民使用、接觸到需要定點經營的限制使用農藥,既保證了農業生產用藥,又保證了農產品質量安全,是一個很好的值得全面推廣的經驗。限制使用農藥是動態的,有很多的藥都是高效低殘留的,只是在某一方面存在缺陷,所以實行一定的限制,只要管理到位,就是很好的農藥。

                  它沒有解藥,沒想到會有人主動喝

                  李德軍,中國百草枯之父。在他的記憶里,多年前攻克下英國壟斷的百草枯生產工藝技術課題時的挑戰難以磨滅。在他的職業生涯里,因為百草枯,將他推上事業頂峰,同樣也因為百草枯,給他帶來輿論上的重重壓力。

                  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他提到,雖然深知百草枯沒有解藥,但在發明之初他從未想到這個產品會有人主動喝。

                  在發達國家的大農場主經營模式下,一個農場主1000多公頃土地,需要聘請有資質的公司專職負責施藥,一般的農場主不會親自接觸農藥。也就是說,在國外的一些市場上是買不到農藥的,普通公眾很難接觸到百草枯,人體喝百草枯死亡的案例也不多。

                  “但中國是一家一戶的種植模式,自己可以買到農藥,自己就能用?!币虼?,李德軍強調,按照國家制定的農藥產品的標準,百草枯自問世時便強制規范加了三道防線,第一道把它染成難看的墨綠色,讓人看了以后明白不是喝的東西。第二道防線是加了臭味劑,聞起來很惡心。第三道防止人誤服的防線是加了催吐劑,作用于大腦中樞神經,在很短的時間內,讓人體嘔吐。然而即便如此,也擋不住那些有意喝下自殺的人。

                  李德軍自研發成功之日起,每年也都會收到很多自殺者家屬或醫生的求助,有的人質疑他既然能研究出生產百草枯的工藝,為什么不能研究出解藥。

                  有行業人忿忿不平:“人家研究百草枯的目的是為了除草,那些自殺的人非要當毒藥喝,還怨他不研究出解藥,實在是沒道理?!睋私饫畹萝姙榱吮M可能地挽救自殺者的生命,還研發出了新的顆粒劑型,這種顆粒劑型加入水中不會立刻溶解,從而給自殺的人留出了足夠的冷靜的時間,結果還是有人專門等它溶解了再喝下去,實在是不知該說什么好。

                  眾所周知,百草枯的特點是遇土鈍化,因此不傷根系,也不會在土壤里面造成殘留危害。同時它作用迅速,幾十分鐘就會見效,其他藥物很少有這么快見效。另外它耐雨水沖刷,頂著雨水打藥也是可以的。也因為這些優勢百草枯曾迎來非常輝煌的年份。

                  李德軍表示:“百草枯是我科學研究工作里邊最得意的一個作品,但我沒想到,這么得意的作品上面出現了這么嚴重的瑕疵?!?/span>

                  由于百草枯具有強烈的毒性和無藥可救的特殊性,2012年4月24日,農業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質檢總局聯合頒布了第1745號公告,對百草枯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銷百草枯水劑登記和生產許可、停止生產,保留母藥生產企業水劑出口境外使用登記、允許專供出口生產,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劑在國內銷售和使用。

                  三大滅生性除草劑暫分天下,市場渴求新組合新產品

                  草甘膦、百草枯、草銨膦和敵草快,原是滅生性除草劑中的“四大金剛”。如今百草枯先行退出,其他三種又何去何從呢?

                  草銨膦,內吸作用比較弱,木質部傳導性不太強,以積銨觸殺為主。施用草銨膦將先殺葉片,導致合成酶活性鈍化,谷氨酰胺合成受阻,氮代謝紊亂,銨離子積累,通過植物蒸騰作用,銨離子通過韌皮部向下傳導,使雜草根系中毒、腐爛和死亡,從而殺死草根,同時農作物葉片由于沒有接觸到草銨膦藥液,故而不傷農作物根系。

                  敵草快的最大特點就是“快”,觸殺為主兼故一定的內吸性,可以向上傳導,但不向木栓化的地下部位傳導,因此不容易殺死草根,導致雜草比較容易出現返青現象。

                  反觀草甘膦,容易傷害到農作物的根系,存在各種間接藥害和隱性藥害,對下茬作物有安全間隔期(15天左右)的嚴格要求,同時容易造成土壤板結和“缺素癥”等諸多難題,只有在非耕地上方能大顯身手。而且由于長期使用,抗藥性問題逐年遞增。

                  在三種滅生性除草劑中,敵草快,快速而不持久,不容易死根,故比較容易反彈,屬于“快速型”除草劑;草銨膦,中速而持久,可以死草根,屬于“中速型”除草劑;草甘膦,內吸傳導,緩慢而持久,能死草根,屬于“慢速型”除草劑。

                  其中敵草快,與草銨膦有些“類似”——都是不傷土壤,不傷根須,對下茬作物安全,毒性和殘留更低,更適合于在無公害種植基地、綠色食品基地和高端經濟作物上使用,二者不僅具有某些相似點,而且還有互補性。

                  若以草銨膦為主體,以敵草快為配角,可在符合各自除草機理的情況下,相得益彰,彌補各自缺陷(除草同時殺死草根,彌補低溫局限,在局部雜草上起到補充作用,擴展殺草譜,快速清園換茬、滅茬等),符合田間除草的實際需求。

                  但是不管是市場替代百草枯呼聲最高達到草銨膦單劑,還是與之復配的產品,由于成本較高,在價格上始終欠缺優勢。這方面最大的阻力來源農民,或者說消費者對百草枯的效果、速度,更確切的說是性價比,記憶尤深,一時半會兒 很難接受其他價格高,效果還不如百草枯的產品。所以只有在草銨膦廠家持續耐心的推廣以及生產工藝進步帶來的成本下降后,市場才會逐漸認可并接納新的除草思路。

                  或者是否還會有新的高效、環保、價廉的滅生性除草劑產品橫空出世呢?值得期待。



                  国产69精品久久久久99尤物,又爽又黄又无遮挡的美女游戏,成人AV无码国产在线观看动漫,亚洲A∨好看AV高清在线观看